gujffsy

各种圈里挣扎。。。。

错爱

骑士耀*皇后英
很久以前,黑桃国是扑克大陆上最强盛的国家。这个国家是由血与肉建立起来的,善战之国。崇尚和平的方块国一直对这个国家有着厌恶,处于北方寒冷残暴的梅花国一直蠢蠢欲动,想要侵略这个善战之国。不过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我们来讲讲打败了想要占领整个扑克大陆的红心国的黑桃国之后的事吧。
“皇后呢?”“在花园里,骑士殿下。”一旁被王耀的气势吓到的仆人小心地回答到,头低的相当低,双手交织在一起。王耀深呼了一口气快步前往花园。
皇后殿下呢?则与骑士殿下的紧张与不安不同,我们的皇后殿下可以说是非常惬意的。亚瑟将自己的身体完全平摊在这个红色的大座椅上,阳光斜斜地散在亚瑟的身上,充斥在亚瑟周围温热的光晕让亚瑟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阳光不像以往那样不解人意,今天的太阳理解人意理解的好像有些过分了,这是亚瑟的眼皮在长时间的挣扎下终于重逢时最后的想法。
王耀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副景象,亚瑟躺在他那张可以算床的女王椅上,阳光透过他斜上方的树荫间的缝隙点点零碎地散在他身上,更多的一个洒在他香槟色的短发上发出柔和的光晕,他非常美,王耀已经可以想象到他碧绿色的眸子在这样柔和的光晕下灵动美丽的样子了。真可惜,王耀走进椅子看着椅子上双眼紧闭的亚瑟。
王耀就这么静静端详了亚瑟很久,直到亚瑟感到自己的阳光被一个黑影遮盖住一点也没洒在自己身上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王耀?”皇后睡醒的时候向来会有些迟钝,王耀看着亚瑟笨拙地揉着自己的双如同一个一个孩子一般不禁轻笑出声,“是我,亚瑟,你应该在皇宫。”王耀伸出手放在亚瑟的背后将他微微托了起来,为了使亚瑟不因自己的动作而失去平衡而磕到王耀将自己的上半身微移使另一只手能够绕到亚瑟的另一边,环住亚瑟。”王耀。“亚瑟这么叫着,温热的吐息带着阳光的味道混合充斥着他们,他们现在的姿势非常暧昧,王耀看起来像是抱住了亚瑟。
”怎么了?皇后。“王耀眨眨眼,他知道皇后是要让他做什么了,不过他不会松手就是了。王耀将亚瑟”抱“起来后,维持了这个姿势很久他不敢将自己的手臂拉紧一些,不能离亚瑟更近一点。
”亚瑟!你刚受伤,你应该好好休息,不要在看这些文件了!“王耀将双臂从亚瑟的背后抽离,站在椅子的傍边,他自然看到了亚瑟背下的文件。”王耀!我的伤并没有大碍,我必须看。“亚瑟皱起眉脸上还带着一些红晕,底气有些不足。
”没有大碍!?亚瑟,好好看看自己腹上的刀伤再跟我说吧!你要休息。“王耀听到亚瑟的回答后瞅了瞅亚瑟的腹部,一层层洁白的纱布缠在亚瑟的腹部在皇室传统的蓝紫色的衣服的衬托下显得很是碍眼,更不用说透过层层妨碍从纱布上渲染开来的红色血液了。王耀的眉头皱了皱。
”王耀!“亚瑟也皱着眉头,他移了移自己的身体。”亚瑟,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阿鲁。“王耀轻微地晃晃脑袋,”这次的工作就让我全包了,你休息一会,好吗?“”...王耀,我可以的。“亚瑟有些倔强地抬起头对上王耀漆黑的眸子,半响,他妥协了,”我只会再皇宫里,不会出去的,所以文件我还是要看的。”
“好的,亚瑟,那城外的事就交给我了,关于防护的事情你也不要管了。”王耀用平时对军事的果断回应了亚瑟,嘴角勾起阴谋得逞的弧度。
“哼!”亚瑟看到王耀的笑容别过头,“你别让那些人跟着我了”“哪些?”“你来了以后就走的那些。”亚瑟半眯起眼扫了扫花园的树木,刚才那些黑影在树上。“亚瑟,你要知道现在你受伤了阿鲁。”王耀看自己是不能装傻充愣了,直直看向亚瑟的绿眸,“这些人....好吧,亚瑟你出去时一定要告诉我。”
“...可以。”亚瑟点点头。“你快点去忙吧。”
王耀是个非常尽职的骑士,办事稳重,深谋远虑,对黑桃国忠诚,年迈的大臣对他这代的骑士可谓放心。可他们还是焦躁,不安。黑桃国现在没有国王,是的,历代传下来的王位现在是空着的!“那次叛乱导致皇室为了包住血脉让继承者出逃,现在怎么也没找到国王。””没有国王的国家不会长久,你们都明白。“”唉,已经派人搜巡了几年了,从皇后骑士接位开始。“”再等等吧。“
王耀搭上把手的手松了松,他不喜欢听到”国王“这两字,这两个字向来和”皇后“连在一起,内心仿佛被撕成了两瓣,他是黑桃国的骑士,他应该盼望国王的归来。但是他爱上了皇后,多么荒缪!骑士爱上了皇后。
”会议开始!“王耀推开了面前华丽的大门,他这次不复以前的沉稳,他需要快点打断他们,他需要冷静。
王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这场会议的,他内心的不安如同潮水一样蔓延。他知道一个国家没有国王是不会长久的,他和亚瑟很累。王耀握握自己的手,上面敷着一层薄茧,他手中长期拿着的剑留下的。大臣口边老是挂着的”国王“让他无法安心听下去。
”好的!会议结束!晚上有舞会,散了吧。"王耀不顾大臣惊讶的视线,直直地走向大门。
王耀在会议室外面站了很久,他无意识地望着天空,大臣们的声音依然透过厚厚的墙壁钻入他的脑内。他突然重重哼了一声,将自己的目光从湛蓝清澈的天空中撤下,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天空的湛蓝并不能舒缓他的烦躁,反而让它更一步的加深了。王耀撤下的目光正好瞥见一抹红色,王耀不禁凑近细细打量了这万绿中一点红的花朵,红色的花瓣吸收了充足的阳光显得更加娇艳,深绿的茎部布满尖刺直立在草丛之中,它永远那么高傲娇艳。王耀看到它心情好了一些抬手不顾尖刺扎入皮肉中的刺痛与从不同细小的圆洞渗出的鲜血将它折断。王耀看到玫瑰就不免想到了亚瑟,亚瑟永远那么倔强高傲却又令人心疼。他转了个弯向亚瑟的房间走去,现在应该是他喝下午茶的时间了。王耀把玩着手中的玫瑰突然想到了以前。
那一年,他十八岁,亚瑟十七岁。王耀向亚瑟立下了一个誓言。王耀又在花园里找到了亚瑟,亚瑟依旧在照料他的玫瑰,这里的玫瑰因亚瑟的悉心照顾而开的格外娇艳。王耀坏笑着没有打扰亚瑟而是折下一只玫瑰,王耀看到手上渗出的血液又折下一只玫瑰,他将折下的玫瑰编成了一个花环,他没有将尖刺从玫瑰茎上残忍地拔出,他也没有用魔法把手保护起来,虽然他选择了学剑术但基础的魔法还是会的。他走向亚瑟,其实亚瑟早看见他了,他摧残玫瑰时亚瑟也知道不过那时亚瑟想喊他,王耀却将玫瑰编成了一个花环。亚瑟感到一个东西轻柔地落到自己头上,玫瑰编成的花环。王耀笑眯眯地站到他面前,“亚瑟,你真美。”他这么说着。亚瑟红透了脸,别过头。王耀单膝跪在草坪上,他将亚瑟的手温柔地握在手中,“亚瑟,我永远是你的骑士,我永远会守护着你。”我爱你。王耀将自己的唇抵上亚瑟的手,他闭上了眼。亚瑟也将自己的眼闭上,他想听到的并不是这个。
如果那时将“我爱你”三个字说出,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王耀停在亚瑟的门前,将玫瑰拿在身后敲了敲面前古朴的木门。“王耀,怎么了?“亚瑟还没将门全打开的时候就叫出了王耀,只有王耀会这时来。
”没什么,亚瑟。晚上有舞会,尽量不要跳舞,“王耀露出笑容看向亚瑟,将手中的玫瑰插上亚瑟的发间。亚瑟摇摇头又别过头任由王耀轻轻地将在路上已经被他拔了刺的玫瑰别在耳上。王耀看着亚瑟耳朵上的粉红不禁轻笑起来,亚瑟转过头有些恼怒地看向王耀,这下王耀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亚瑟脸上的粉红了,它们几乎布满了他的脸颊,红色玫瑰落在他香槟色的发上异常和谐,衬出亚瑟绿眸的幽深。
”亚瑟“
”皇后殿下!骑士殿下!国王殿下找到了!!“身后穿来急促的脚步声,王耀感到自己的心仿佛被打了紫荆花(1),动弹不得。

(1):扑克大陆上一种生长在四色之地的紫色花朵,有麻痹作用。



评论(1)
热度(16)

© gujff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