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jffsy

各种圈里挣扎。。。。



“呐,西 班 牙,王位你坐的也够久了,该下来了!”那人露出张狂的笑,与自己相似的眸子,却又截然不同。里面满是他永远不灭的高傲。
“真抱歉啊,俺还没有做够呢。”西 班 牙用手挠挠自己的棕发,露出憨厚的笑容,眼角带着属于王者的孤傲与不屑。“那我只好请你下来了。”两艘船在舵手的操控下逐渐相互靠近,英 国刚刚跳上西班牙的船站稳脚步,西 班 牙就提斧冲了上来。英 国自然不惧,也握着西洋剑与之对抗。细长的西洋剑自然不能硬抗那把巨斧,英 国凭着自己轻快的步伐,不断躲闪着西 班 牙直轮而下的斧头。西 班 牙看英 国不断躲闪,脸上露出恼怒的神情,但巨斧确实笨重,他们一时僵持不下。
双方船上的水手自然是不少的,俩俩拼杀在一起,有的还在不停地拼杀,有的却已双亡或成王败寇。亡者见到了他们所谓的天堂,胜者短暂的活着。血在地上一滩一滩地铺着,海面上的海腥味被一阵铁锈味覆盖,风一阵一阵地吹着,每个人的轰然倒下都会让学变得更加浓稠。
英 国对着西 班 牙抡起的斧头侧身一躲,露出一丝笑容,西 班 牙看到他的笑容眉头一皱,大感不好,急往后一退。
但太晚了。
英 国从外套下的腰后掏出一把黑漆漆的东西抵住他的额头,他自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不过他依然不敢乱动。一场战争,最后拿出来的必然是秘密武器,它不厉害,谁敢拿出手呢?
“呐,西 班 牙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英 国脸上充满了必胜的意味,“它可以砰的一下。。。”他没有说完,抬起手对着接近他的水手轻轻按动扳机,黑漆漆的东西喷射出一片火花,西 班 牙清楚的看到那个水手的额头出现一个小小的黑洞,白色的脑浆混着红色的血液流了出来。
“死掉呢。 尽管你会再活过来。”他将那黑漆漆的东西再次抵上他的额头,左手的中指竖在西班牙的唇前,笑容的弧度渐渐扩大,微眯的绿眸本应是森林最深处树上的嫩叶,现在却宛如金属般反射出冰冷的光。
“西 班 牙,现在,我是王。”笑容逐渐发出声来,越发的张扬。香槟色的碎发被风微微抚起,太阳在他的身后停下,他的身上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宛如神明。
西 班 牙专注地看着他,感受着来自心脏的一次次震动。尽管他即将成为他的阶下囚。

“卡!很好!这次拍的很不错,你们俩不愧是合作多年的老搭档了。”导演与刚走下台的亚瑟伸出手,亚瑟笑着握上导演的手,当他想伸回手的时候,他的脸色突然一变。那个肥导演的手不但没有想放手的想法,反而变本加厉地在他的手上反复摩擦。他油腻的手让亚瑟感到一阵反胃,想吐的欲望都有了。正当他想脱口大骂时,安东尼奥走了过来,一把拍掉了那个导演的手。将亚瑟的手牢牢握住,挡在亚瑟身前。
“谢谢你的夸奖。。。不过你是不是该走了呢。”安东尼奥露出如剧中的笑容,语气客气却冰凉刺骨。
“是是是。。。都忙完了,我也该走了。”导演慌乱地离开,肥肥的身子在他步伐中更是不断乱颤。
“亚瑟,没事吧。”安东转过身正对亚瑟,关心地问。
“当然没事了,笨蛋。。。那个。。快放手了。。”亚瑟感受着覆盖在自己受伤的温度,不由得涨红了脸。
“好。”安东对亚瑟涨红的脸和耳根非常满意,乖乖的放下手。
他是他最珍爱的,一切他都会听他的。
安东重新打量着亚瑟剧中的装扮。红色的外套套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宽大,要在外套下若隐若现,白色里衬的领口开得意外的大,可以清楚地看到此时殷主任的害羞而铺上一层粉红小巧精致的锁骨。哦,还是紧身的皮裤!
亚瑟这样只要给全部人看吗!安东一下子又抱住了亚瑟。亚瑟的眼角带着疑惑抬头,安东觉得自己刚才去换衣服时,特意冲的凉水澡又白冲了,他握紧了亚瑟的双手。
“亚瑟,来一发吧。”他对着疑惑加重的亚瑟认真地说,不出所料,他看到亚瑟如同煮熟后的龙虾一般,红透了。
“滚!”



评论(1)
热度(10)

© gujffsy | Powered by LOFTER